未命名-1

離開公司之後,離開討人厭的自己

和夥伴間聊起工作現況,這個夥伴是找我加入工作室的貴人,也不能說從此一帆風順啦,要磨合要成長的還多呢。但總之,忙得也充實,也算是意外的達到自己兩年前的目標,至於是什麼目標,後面會提。

不過,回想起上一份工作,幾乎能用「不堪回首」,來形容,就算努力、幾乎每天無償加班,沒實際的金錢報酬就算了,也得不到任何的任可。不過我也說過了,老闆的立場我是能理解的,我達不到他的工作目標,又做得不快樂,那就散了,也是理所當然(然後就被我大姊嘲諷是爛好人,幫老闆著想幹啥?沒給合理報酬的老闆就是拉幾)。

這夥伴也許是帶點「和我們一起工作很棒吧?」的得意,問:「相比現在,是不是覺得前一份工作根本就垃圾?」

雖然我的回答應該是「yes」無誤,但我還是回答了後同樣也一直抱持的想法:「老實說,要不是因為有上一份工作這個跳板,我就不會來到台中,就這樣直接和你們一起工作的機率就很低了。」

「糟糕的工作就是糟糕的工作,沒有必要幫它美化啦。」夥伴沒好氣的說道,因為他本身和我前老闆有些過節,所以不想要我有任何正面想法去看待前一份工作,不過這個小故事在本篇裡沒什麼關係,就不提了。

得知他的心思,我還是繼續說我自己想說的——

「我想,沒有什麼是沒意義的。」

是的,當時還身在工作當中,我忘不了那精力交瘁,像把自己的心血丟到無底洞似的,已不奢求工作上的肯定,卻連養活自己都有困難,看著帳單頭痛,然後打開了打零工的平台,想在周休再幹些活,讓自己不要被錢追著跑(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房東人很好講話,有錢慢慢還,還沒到要被趕出去的程度,我都快哭了,讚嘆房東)

總之,那真的很痛苦,也經常懷疑:我離開台北,一群人很好的同事,穩定、薪水還可以的工作,到底為了什麼?大概知道我這工作轉換的,都會笑我傻吧,薪水少了5000不說,又要再一次離鄉背景才是最另人惆悵的部分(然後工作更累)。

早在台北那份工作開始時,我已有個簡單的計劃,那就是工作兩年,兩年後看目前工作發展,如果目前的工作有瓶頸,下一份工作的目標:

  1. 我可以接受不高的薪水,上下班固定,但要有成長的機會
  2. 我想有比較高的薪水,需要很長的工時也沒關系,當然,還是要有成長的機會

這計劃真是粗淺到不行,但是為了轉換跑道,再加上自己沒大學畢業的焦慮,一直抓緊時間學習和進修,累積工作實力,就為了讓前途一片光明……誰知道下一份工作,像吃了一記悶棍似的。

「也不能說……完全沒成長啦。」我說。
「這是在安慰自己嗎?」
「可能有一點,不過我真的是這麼想的啊。」

要不是遇到絕境,怎麼會開始找出路呢?
一句我很常說的話「事件本身可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自己對事件的解讀。」我可以找到理由去恨前公司,恨它不合理的待遇、恨它讓我的努力付之東流,就像面對劈腿的前男友(我只是比喻)。

但事情已經過去,它不能再傷害我了,除非我用我自己的想像力傷害自己。
(果然和愛情很像吧?)

工作如此、愛情如此、友情親情皆如此。

這些都成了現在的我,

如果對這些不心懷一點感謝,是不是也代表了,自己並不喜歡自己呢?

姜小姐的陋室
「斯是陋室」取自陋室銘。喜歡分享生活,追求心靈自由。

Share this post

分享在 facebook
分享在 google
分享在 twitter
分享在 linkedin
分享在 pinterest
分享在 print
分享在 email